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我有一棵神话树 !

    “太苍国主,我鸠犬国派遣使者来太苍,是为了向太苍转达我鸠犬国主、我国大将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剩余那位鸠犬使者,看到一连两位鸠犬人全部被那道赤红色剑气斩首,又被人像是拖死狗一样拖下去,除了最开始时的惊讶、不知所措,短短几息之后,他犬面上就已经看不到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纪夏盯着这位使者的表情,神色中还略带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他询问使者道:“旨意?鸠犬国国主、大将,有什么资格向我传达旨意?”

    见鸠犬使者不语,他又问道:“我听说先国主与贵国大将一战,贵国大将身受重伤,差点死在逃亡的路上,一回鸠犬国就封门闭关,时隔今天,大概有三四个月了,现在竟然能够说出旨意,怎么?他的伤势好了?”

    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 众号 看书还可领现金!

    鸠犬使者听出纪夏口中的讽刺,面色不改,回答道:“回禀太苍国主,我鸠犬国杜桑大将,不仅伤势痊愈出关,修为也更上一层楼,如今正安坐将军台,点兵点将!”

    太苍百官都听出来鸠犬使者话语中的威胁,一个个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融鹿将军出声道:“你们忘了一月以前,你们六千鸠犬,被我国将士屠鸡杀狗一般斩杀?一位神通强者又如何?敢拿出来威胁我太苍?”

    鸠犬使者转头看了看融鹿,道:“上次战事太苍取胜的原因是什么,相信诸位心中也有一番计较,如果不是我鸠犬轻敌,太苍又突然多了一支神秘军伍,恐怕这个时候诸位都是我鸠犬的阶下囚!”

    百官大怒,却碍于此刻是在太和殿中,王庭之上端坐着的又是太苍国主,不敢出声喝骂。

    纪夏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位鸠犬使者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太苍国主,我叫蒋丘,在鸠犬任使官一职。”

    纪夏称赞道:“不错,哪怕你两位同行俱都被斩杀在你面前,你都可以做到面不改色,甚至还敢与我太苍百官作口舌之争,确实是一位鸠犬能臣。”

    他抿一口杯中茶水,继续道:“我向来都非常看重能臣,看在你这个能臣的面子上,就容许你说出鸠犬出使太苍的目的吧。”

    鸠犬使者蒋丘道:“我鸠犬国主与杜桑大将有旨,倘若太苍愿意送来粮一千万斤,我鸠犬就可以绕过太苍,让太苍人族免受国破家亡的灾祸,并且三年之内,与太苍互不侵扰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太和殿上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一千万斤粮食?第三熟期太、苍两城收成才不到三千五百万斤,距离来年第一熟期还有六个月,就算前两个收货季里有一些存粮,但粮食数量仍然严重不足。

    鸠犬国倒还好,一张嘴就想要去一千万斤的粮食,那太苍子民怎么办?活生生被饿死?

    农博士谷菽首先大怒道:“一千万斤粮食?鸠犬国在痴人说梦?”

    鸠犬使者看向农博士道:“这只是我鸠犬的条件,?如果太苍方面不愿意,本使者这就离开太苍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闪动,冷声道:“若是如此,那太苍就要承受我鸠犬的雷霆之怒,还请各位仔细斟酌。”

    场面更加寂静。

    纪夏迟疑道:“太苍与鸠犬互为近邻,能够井水不犯河水自然最好,可是我刚刚杀了鸠犬国最受宠的公主,万一鸠犬国主震怒,撕毁约定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瑜面色阴沉,一旁的姬浅晴与珀弦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鸠犬使者哈哈大笑道:“还请国主放心,我鸠犬国主气量宏大,子嗣又多,肯定不会在乎这等微末细节。”

    纪夏面露喜色,问道:“能否与贵国主定下陆父之约?”

    陆瑜面沉如水,姬浅晴和珀弦脸色变得颇为难看。

    那使者从怀中抽出一卷金黄色纸张,摊开之后举过头顶,像众臣展示。

    “为了让太苍国主打消迟疑,诸位且看,我鸠犬国主已经立下陆父之约,滴入精血,如果太苍有意,只需要太苍国主也滴入血液,陆父之约即成,三年之内,两国互不侵犯!”

    纪夏看到陆父之约,脸上露出惊喜的模样,大笑道:“贵国主,想的真是周到!”

    转眼他神色消沉,道:“只是一千万斤粮食未免太多,如果给了鸠犬这么多粮食,我太苍子民肯定有许许多多人死在日寂中……那我就成了太苍的罪人……”

    鸠犬使者沉思许久才道:“纪国主,原本我临行之前,国主说过粮食低于一千万斤就直接撕毁承载了陆父之约的纸书,让贵国静候鸠犬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进入太苍之后,看到太苍百姓,发觉太苍百姓就和我鸠犬百姓一般,在无垠蛮荒中吃力拼搏,只为了活的长久一些,上天亦有好生之德,我心中也生出许多恻隐之心,索性冒着被国主责罚,也要促成此事,那么国主认为多少粮食合适?”

    纪夏不动神色问道:“农博士,你觉得送出多少粮食,我太苍可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听到纪夏的疑问,陆瑜脸色抽动,深深吸气,才按捺住自己想要喝骂的内心。

    谷菽仔细思量一阵,说道:“一千万斤粮食对于现在的太苍来说,负担实在太重,可是如果是五百万斤的话,军伍之中再缩减一些饮食水准,应该可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纪夏眼神扫过百官,又问道:“各位觉得五百万斤粮食,换鸠犬三年不进攻太苍,划算吗?”

    百官纷纷出声:

    “五百万斤粮食换太苍安稳,自然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鸠犬国既然派遣使者出使太苍,应该也不是在玩笑,五百万斤粮食对太苍而言,虽然也极为重要,可如果能够换取鸠犬停战,那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鸠犬是否可以说话算数。”

    鸠犬使者听到百官的纷纷议论,眼底闪过一丝喜色,道:“五百万斤未免太少,不如再加一百万斤?也可以突出太苍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纪夏问道:“那便六百万斤吧?诸位大臣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太苍百官连连点头:“甚好,甚好!”

    陆瑜终于忍耐不住,正要出声。

    “好个屁!”纪夏突然勃然大怒,一把将他身前案牍推翻,抽出一旁景冶背后的重剑,狠狠将重剑甩向那鸠犬使者。

    鸠犬使者大惊,想不通明明胜券已然在握,为何转眼之间,刚刚还笑意盎然的太苍国主突兀大怒,连忙运转灵元闪躲,想要躲开。

    两道强大灵元气机凭空出现,将鸠犬使者的躯体束缚,鸠犬使者顿时无处可躲,被重剑砍中,死不瞑目!

    少年国主将那鸠犬使者砍死,仍然不解气,眼中寒光毕露,看向太苍百官,冷声道:“真是一群饭桶!”